巴蜀文化
談起巴蜀文化,首先需要談談這兩個詞的來源。「蜀」與「巴」原來是兩個古老的民族的名稱,蜀人最早活動在岷江上游地區,據古代文獻帶有傳說色彩的記載,蜀人最早的王名叫蠶叢,居住在岷江上游的石頭房子內,後來蜀人逐漸遷徙到成都平原,建立了古蜀國,經歷了柏灌、魚鳧、杜宇、開明幾代王,在以成都平原為中心的四川西部建立了古蜀國,蜀人曾參加過周武王伐紂的牧野之戰。
閲讀專題
本專題主編:陳顯丹教授,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長、研究員;
作者:四川師範大學巴蜀文化研究中心
劉弘教授

巴人最早活動在漢水流域,也曾參加過周武王伐紂的戰征。春秋時期巴人主要活動在江漢平原,與楚國打過多次仗,到了戰國時期,巴人受楚人壓迫,遷徙到重慶地區,形成了巴蜀兩大古國在四川盆地內一西一東的分佈格局,而且巴蜀兩族的文化很快就合流了,形成考古學的「巴蜀文化」。

公元前316年,巴和蜀都被秦所滅,秦在古蜀國地區設蜀郡,在古巴國地區設巴郡,從此巴與蜀成為了地域概念,緊接秦的漢王朝繼續設置了蜀郡和巴郡,巴與蜀做為地名就被更加固定下來。經歷了歷代的建制沿革,元代在巴蜀地區設立了四川行省,四川省的行政建制一直被延續到1997年設立重慶直轄市,巴蜀地區成為了四川和重慶兩個省級行政區劃。因為歷史的原因,四川和重慶被稱通稱為巴蜀地區。

對於中原而言,巴蜀屬於西南僻遠之地,這是中原中心論造成的誤讀。若論歷史悠久,文化燦爛,巴蜀大地並不亞於中國任何文明起源地區,是中國文明多元一體格局的重要組成部分。巴蜀大地對中國的文化有十分重要的貢獻,如號稱「易在蜀」的易數、三星堆與金沙文明、都江堰、鹽井、道教、交子、司馬相如、蘇氏三父子、巴金、張大千等文化、科技、宗教、人物都產生於巴蜀大地。

嚴格地講,所謂巴蜀文化其實包括了兩個概念:一個是商周至戰國時期古蜀人和古巴人的文化,這個文化歷經了1000多年;另一個則是以地域名稱的特點的巴蜀文化,從漢代一直延續到今天,已經延續了2000多年。前一個巴蜀文化主要表現為考古學文化,如三星堆文化、涪陵小田溪墓葬等,雖然這個巴蜀文化在秦滅巴蜀後消亡,但它奠定了後來的巴蜀文化的基礎。後一個巴蜀文化則是中國多種文化的融合體,由於巴蜀地區位於四川盆地之中,四面群山環繞,相對封閉,自然條件又十分優越,歷史上多次成為一些民族的避難之所和政治集團的盤踞之地,如漢高祖被封為漢王、劉備的荊州集團入蜀、西晉時期的僚人入蜀、唐玄宗避安史之亂和唐僖宗避黃巢起義入蜀、前蜀與後蜀的建立、元軍從四川擊南宋、明末的張獻忠入蜀、清代的湖廣填四川、抗戰時期國民政府的西遷,解放後的三線建設等,東南西北的人群湧入巴蜀地區,多種文化在這裡碰撞、交流、融合,形成了現在的巴蜀文化,可以做一個比喻,巴蜀地區就像一個容納百味的大鼎,來自東西南北的食物和調料在鼎內經過歷史火焰的慢慢烹煮,最後烹調出一種特殊的美味佳餚,這美味佳餚就是巴蜀文化。

因為巴蜀文化是在巴和蜀兩個古代民族的分佈區基礎上形成的,因此巴與蜀在文化上也存在着一些顯著的差異。在民風方面,東邊的巴人「其民質直好義,土風敦厚,俗素樸,無造次辯麗之氣」,而西邊的蜀人則「多班章文彩,尚滋味,好辛香,君子精敏,小人鬼黠」,故巴人武勇,蜀人聰慧,所以歷史上巴地多出武將,蜀地多出文士,因此有「巴出將,蜀出相」的俗語。直到今天,以成渝兩地為代表的巴蜀地區仍然保持着這種差別。比如在語言上,成都與重慶雖然都說的四川話,但成都話慢而軟,重慶話急而促;在生活節奏上,成都人悠閒而失之懶散,重慶人急躁而失之火爆;在性格上,成都人委婉,重慶人直率;成都人愛動嘴、重慶人愛動手等等,這是一個十分有趣的文化現象。值得我們去關注。

閲讀專題
延伸閱讀
客家文化
閩越文化
中華民族的形成
中國歷史上的少數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