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房四寶
文房四寶,即紙、筆、墨、硯,是文房主角,更是中國古老傳統的書寫、繪畫工具,弘揚中國文化、推動世界文明進步,至今仍發揮着重要的作用。「文房」之名始於南北朝時期,唐代時作為文人讀書、繪畫的地方,但它還有典藏、陳設、鑒賞、文友聚會的功能,與一般定義的書房不同。
閲讀專題
本專題主編:安徽省博物館,
位於合肥市中心,始建於1956年。
黃秀英,安徽省博物館副館長及副研究員。
作者:黃秀英,簡介見上。
李治益,
安徽省博物館保管部主任及副研究員,
從事中國古代文物保管及研究工作。
張飛鶯,安徽省博物館從事古代書畫、
碑帖藏品的保管和研究工作。

古代文房必備紙、筆、墨、硯,室內典藏文物古玩,博古架自不可少;文房追求筆墨用具精良,重視氛圍清新、別致,富有儒雅的文人氣息。文房四寶巧妙結合,自成一體,不但創出中國文人引以為傲的「文人畫」藝術風格,更發展出一套精深規整的書畫理論,充分體現出中國傳統美學的精粹。詩、書、畫往往融為一體,既道出中國的文化內涵,更引領觀者進入中國的人文、哲學、藝術境界。

紙是四寶之最,紙張始於東漢,隨着製作技術不斷改良,品種也愈來愈豐富。冠有「紙中之王」之稱的宣紙,質地堅,性能佳,色調柔和潤白,自古便有「光白可愛」之譽。宣紙始於明宣德五年,原產於皖南(今安徽省)。

世界上最早的紙地圖,早年在甘肅省出土的西漢文景年間古墓中,發現置於死者胸前有一塊手繪地圖殘片。這張紙繪地圖的發現,將中國紙的歷史提早了二百多年,是古代紙張實用情況的重大突破,同時亦是世界上最早的描繪於紙上的地圖實物。

從商代甲骨文片上的書寫筆迹,證明中國的毛筆在3,000年以前,已經誕生。筆也具「四德」,即「銳、齊、圓、健」。 古人對毛筆摯愛之深,可以從「毛穎」、「墨曹都統」等人格化的代稱看出來。蒙恬是秦國人,在蒙恬之前其實早已有筆,而蒙恬造筆,只是對秦筆的一次改良。唐代韓愈作《毛穎傳》,便是以毛筆擬人,自此「毛穎」成為筆的代稱。筆和硯還被用來形容文人耕耘,稱為「筆耕硯田」。

歷史上曾湧現出無數著名的製墨專家,作品更成為中華文化的寶貴財富,也是古代文人交朋聚友的最佳調劑品。北宋文學家蘇軾戀墨,曾因自製墨而險些燒了屋子,又因愛墨而曾搶人家的墨,出現「東坡搶墨」。北宋詞人李清照之父李格非的《破墨癖說》,便生動地道出文人對墨的癡迷。清代製墨名家更是多不勝數,較著名的四大製墨名家為曹素功、汪道聖、汪節庵、胡開文。

古代文人對文房四寶有特殊的感情,常視之為朋友、君子,如稱硯為「石君子」、「石友」。南宋詩人戴復古「以文為業、硯為田」,成為千古名言。傳說清代畫家高南阜每晚都抱硯而臥,結果壓壞了右手。明清以來所謂四大名硯,即端硯、歙硯、洮河硯、澄泥硯。

閲讀專題
延伸閱讀
宣紙傳統製作技藝
巴蜀文化
齊雲山
福州三坊七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