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話本
話本,宋元時代說話人演講故事所用的底本。話本是由講唱藝術衍生出來的一種文學體裁,它與講唱藝術一脈相承。在由講唱藝術衍生出通俗小說的發展階段,話本發揮了橋樑的作用。
閲讀專題
本專題作者:文學家周兆新教授

唐朝中期以後,城鎮居民不斷增加,到了宋代,隨着商品經濟的繁榮,都市人口不斷增多,逐漸產生了市民文化。宋元以來蓬勃興起的通俗文藝,也正體現了市民階層文化生活的要求。宋元話本就是這個歷史背景上孕育而成的。致力於通俗文藝的下層文人與藝人組織成了眾多編寫團體,私人經營的書坊、書肆也爭相刻印,這共同促進了話本的繁榮。根據篇幅的長短,宋元話本分為小說(短篇話本)與平話(中篇話本)兩類。

宋元短篇話本按照題材差異可分為愛情類、公案類和靈怪類三類。愛情類話本在宋元短篇話本中佔有重要地位,有《碾玉觀音》、《鬧樊樓多情周勝仙》、《張生彩鸞燈傳》等代表作品。話本中的蘧秀秀、卓文君等人物,大膽追求愛情與婚姻的自由,集中體現了市民階層反封建、反專制的精神。公案類話本取材於刑事案件或者民事糾紛引起的案件。其內容相當廣泛,往往涉及形形色色的社會生活,雖然常出現清官、貪官或昏官,但其敘事的重點並不限於破案、審案與斷案,而是在反映民眾對不合理現象的關注,以及對生存權利、社會治安的深切憂慮。這與現代偵探小說差別很大。現存作品有《錯斬崔寧》、《簡帖和尚》等。宋元短篇話本作者繼承前代傳統,編撰了不少靈怪類話本。靈怪類雖然包含宣揚宗教迷信的成分,但也給編者更自由地馳騁幻想,更鮮明地表達自己的審美情趣提供了方便。像《紅白蜘蛛》、《西湖三塔記》、《西山一窟鬼》等作品,均有其獨特的藝術價值。宋元短篇話本是通俗小說的先驅。明朝嘉靖年間以前出版的宋元短篇話本已完成了從藝人口頭創作向文人書面文學的過渡;而《京本通俗小說》與《三言》(明代馮夢龍根據宋元話本纂輯的短篇小說集)中的作品已經可以看作成熟的短篇通俗小說。

「平話」一詞始見於元朝,是宋元話本中的中篇話本。《五代史平話》、《全相平話五種》和《大宋宣和遺事》都是其代表作。詩話是一種演說佛書的說經話本,《大唐三藏取經詩話》是惟一現存的宋代詩話。宋元平話為後代長篇通俗小說的發展奠定了基礎,我們可以把它看作章回小說的雛形。

與前代的正統文學相比,話本呈現出嶄新的面貌。話本模仿講唱藝術的體裁,運用通俗的語言,除了從史書、文言小說及其他前人著作中選擇題材之外,還取材於城市居民的日常生活。更重要的是,許多話本表達了下層市民具備有民主性、進步性的意識形態。話本對後代的通俗小說、戲劇和品種繁多的講唱藝術,發生了直接而巨大的影響。

閲讀專題
延伸閱讀
中國篆刻藝術
福州三坊七巷
書聖王羲之
中國壽山石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