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覆甘義麓》的信中,湯顯祖表明了他戲劇創作的主要觀點:「性無善無惡,情有之。因情成夢,因夢成戲。戲有極善極惡,總於伶無與。」這位被稱為明代文壇「主情說」的代表人物,正是以「因情成夢,因夢成戲」的戲劇主張,構成了他的創作主旨。湯顯祖闡明了情、夢、戲三者之間的關係:「情」在戲劇中所佔有的中心位置,包括有複雜的生活內容和積極的人生意義;「情」通過「夢」表現出來,而「夢」又通過「戲」反映出來。簡言之,戲是夢中情的反映。「夢中之情,何必非真。天下豈少夢中之人耶?」(《牡丹亭題詞》)也就是說,戲劇是通過夢幻的表現形式來反映人世間現實中人們的善惡是非及思想感情的。在湯顯祖看來,拘泥於生活真實反而無法窮盡生活本來的複雜性,通過夢境的描繪倒能說盡「人世之事」,從而反映出比現實更廣闊更深刻的人生世相和人類感情。

鄒元江著
《湯顯祖的情與夢》
戴敦邦的《牡丹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