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顯祖一生共創作五部傳奇,但其處女作《紫簫記》是與友人合作的,且未完成,因此實際上是四部傳奇。按創作時間的先後,這四部傳奇分別是《紫釵記》《牡丹亭》《南柯記》《邯鄲記》,合稱「臨川四夢」。

「臨川四夢」是個藝術整體,從各個不同側面折射了湯顯祖的時代,反映了湯顯祖的思想和戲劇觀。我們應該緊密聯繫湯顯祖的時代特點,結合湯顯祖的坎坷經歷和複雜思想,對「臨川四夢」進行整體的、比較的、深入的考察和研究。 學術界對「臨川四夢」有不同的理解和評價,這是很正常的。其實,對這四部傳奇的不同看法由來已久,明末的評論家就有很大的分歧。

明末王思任《批點玉茗堂牡丹亭敘》,揭示了「臨川四夢」的不同主旨:「《邯鄲》,仙也;《南柯》,佛也;《紫釵》,俠也;《牡丹》,情也。」呂天成《曲品》、王驥德《曲律》、張琦《衡曲麈談》亦作了不同的評價。 清代的評論家,如李漁、洪昇、孔尚任、王文治、焦循、黃周星、梁廷楠等人,對「臨川四夢」的評價頗有分歧。梁廷楠堅持《牡丹亭》最佳,其《藤花亭曲話》云:「玉茗『四夢』,《牡丹亭》最佳,《邯鄲》次之,《南柯》又次之,《紫釵》則強弩之末耳。」

近人王季烈和吳梅之見解亦不一致。吳梅《中國戲曲概論》卷中認為,「臨川諸作,《還魂》最傳人口」,又說《南柯》「奇情壯采,反欲突出三夢之上」。

對「臨川四夢」的評論,重要的不在於區分其高下,排列其名次,而是要深入地研究各劇的思想和藝術,並找出其不同特色和共同之處。

清乾隆版《臨川四夢》全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