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國平選註
《湯若士小品》

明末著名學者沈際飛、錢謙益一再提醒世人注意,湯顯祖除戲曲外,同時還是一位頗具成就的散文大家。沈際飛說:「若士積精焦志於韻語(按,指其戲曲創作),而竟不自知其古文之到家。」(《玉茗堂文集題詞》)錢謙益說:「世但賞其詞曲而已」,「嗟乎!義仍詩賦與詞曲,世或陽浮慕之,能知其古文者寡矣。」(《玉茗堂文集序》)顯然,湯顯祖戲曲創作的成就,掩蓋了他散文創作的成就。

《湯顯祖集》中的散文分為「玉茗堂文」與「玉茗堂尺牘」兩部分。在「玉茗堂文」中,最具有價值的是其序、記之文和題詞。序文中,《合奇序》、《耳伯麻姑遊詩序》、《王季重小題文字序》等,都堪稱名篇佳作。湯顯祖的序、記之文,多為有感而發,有為而作。湯顯祖序、記之文中那些記人敍事的篇目,也多有以已之「真情語」寫他人之「真情事」的傑作,窮態極妍,委曲生動。

湯顯祖題詞中比較出色的是一批關於戲劇作品的題詞,如《旗亭記題詞》、《玉合記題詞》、《紫釵記題詞》、《牡丹亭題詞》、《南柯記題詞》、《邯鄲記題詞》等等,敘緣起,闡義理,揭情思,均直抒胸臆,快人耳目。

湯顯祖之文,除了為世稱道的《論輔臣科臣疏》和《牡丹亭記題詞》等文之外,最富個性特色的文章,就是那些「隨人酬答,獨慮素心」的尺牘了。今人石衣《校註玉茗堂尺牘‧小引》云:「湯臨川以其四夢見大才情,真氣颯然。四百餘年來,令人傾折不已。發為小函,亦籠蓋流輩。或從容千言,筆酣墨飽,時見波浪,或寂寥數字,雋冷欲絕,直駕晉人。乃是其個人交遊、政治生涯,藝術活動的實錄。其文之髓,則由吮啜《文選》而致。」(《玉茗堂尺牘》,上海遠東出版社1996年版)

讀湯顯祖的小品文所能深刻感覺到的,是有一股「靈氣」充溢其間。沈際飛這樣評價湯文:「穠纖修短,都有矩矱。機以神行,法隨力滿。言一事,極一事之意趣神色而止;言一人,極一人之意趣神色而止。」(《玉茗堂文集題詞》)的確,湯顯祖正是以其「至靈」「飛動」之筆,寫出了作為至「靈」之物的人的真情。

湯顯祖著
《玉茗堂尺牘》
小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