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顯祖的人生哲學是比較矛盾的。他終生徘徊於「儒檢」與「仙遊」、入世與出世之間。他在一首詩序中寫道:「家君恒督我儒檢,大父輒要我仙遊。」在他的師友中,或欣賞禪宗思想,或嚮往「仙遊」,因此很早就接受了佛道思想的影響。可是,他所選擇的人生之路卻不是「仙遊」,而是「儒檢」。更精確地說是「慷慨趨王術」,處理好「世事」,然後再盡情地「仙遊窟」。在湯顯祖一生中,佔主導地位的還是儒家的人生哲學。具體地說,在49歲棄官回臨川之前,湯顯祖雖然經常流露出佛老之音,但主要奉行的仍是儒家積極用世、憂國憂民、以天下為己任的人生哲學;棄官以後,雖然佛道思想有所上升,隱逸傾向更加強烈,但仍關係民生民瘼百姓疾苦,無法忘懷世事,做到徹底歸隱。

湯顯祖哲學思想的核心是指出了著名的「情至說」,以至肯定「情」是生活的客觀規律,與封建主義「理」的教義相對立。這種先進的哲學觀點,同複雜的政治鬥爭歷程和豐富的社會經驗融匯在一起,為他的文學和戲劇創作奠定了雄厚的思想基礎和生活基礎。

周育德著
《湯顯祖論稿》
黃芝岡著
《湯顯祖編年評傳》
小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