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昌灞陵橋關帝廟及明末左良玉書寫「漢關帝挑袍處」石碑。據說關羽就是在這裡「辭曹歸漢」。
彩印年畫《虎牢關》(近代•河北武強)。虎牢關為《三國演義》「破關兵三英戰呂布」的故事。

  其實《三國演義》對於關羽故事虛構得最多,最集中的就是他辭別曹操,投奔劉備過程中的「過五關,斬六將」及「千里走單騎」(第二十七回)這一大段。

  關羽千里單騎,如何「奔先主於袁軍」,史書失載。但是後人揣想,其中還應該發生一些曲折故事,於是就有了「過五關,斬六將」的情節。只是當初編書人缺乏實地考察,在地理方位上犯了許多錯誤。照說劉備當時正在河北袁紹軍中,關羽離開許昌,應該向北直奔,為何會向東先往洛陽直去呢?

  今登封市東南35公里處與禹州市交界的王村鄉有東嶺關,這裡是鄭州、洛陽、許昌三市的中心地帶。白沙胡東嶺關傳說就是關羽斬孔秀的所在。由此往西北在洛陽關殺了守將孟坦、韓福,卻又拐了個90度大彎,東行到了汜水關,其實這裡就是「三英戰呂布」虎牢關的別名。斬了設計使壞的卞喜,以及稍偏東南的滎陽關王植,然後逶迤北上,到達曾經斬顏良的滑州關,殺了他曾救過的劉延,最後又在黃河渡口了結挾嫌報復的秦琪性命。認真一算,所過六關,所殺七將。

  作者所以著意增加和鋪敘這段曲折,主要是突出他護送二嫂的忠誠及艱辛。此外還交代他一路上增添了周倉、關平兩位隨從,這是後世關羽崇拜組合中不可或缺的兩員親侍。只是《三國志》中明明說關平是他的親兒子,這裡卻說是從關定那裡收來的乾兒子。另一個用意,則是點出張飛失散以後的下落,以完成他具有「草莽英雄」特色的性格刻畫,《古城會》則是這一段曲折的「大團圓」終點。只是「古城」地名太過含混,今日河北衡水市有故城縣,倒是距離張飛老家涿縣不遠,可惜又說張飛落草為寇在芒碭山,則在河南商丘市境,比當初關羽出發的許昌距離還遠,張飛恐怕是不會大老遠地趕到那裡,去和關羽廝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