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獵騎胡俑,高30.3厘米,陝西乾縣北原永泰公主李仙蕙墓出土
唐黑人俑,裸者高14.5厘米,穿袍者高14.3厘米,1948年陝西西安南郊嘉裡村裴氏墓出土
唐胡俑頭像,殘高14.5厘米,陝西乾縣北原永泰公主李仙蕙墓出土

唐獵騎胡俑,高30.3厘米,陝西乾縣北原永泰公主李仙蕙墓出土

唐黑人俑,裸者高14.5厘米,穿袍者高14.3厘米,1948年陝西西安南郊嘉裡村裴氏墓出土

唐胡俑頭像,殘高14.5厘米,陝西乾縣北原永泰公主李仙蕙墓出土

  漢代考古發現了大量胡俑形象,如廣州兩漢墓葬中的胡俑形象表現的可能是來自南亞次大陸的異域人們。到北朝時所謂「五胡亂華」,實際上是鮮卑、匈奴、羯、氐、等少數民族和漢族的融會。在北朝陶俑中,胡俑多表現為高鼻深目,滿頭卷髮,頭戴瓜形小帽或小氈帽,圓領窄袖長衫,穿肥褲,登長靴,擔任執事、侍役、僮僕、御夫的角色。在洛陽與豫北出土的胡俑,形體矮小,頭戴氈帽,發捲曲,高鼻深目,是典型的胡人僮僕的形象。

  唐代墓俑中深目高鼻多須,身著翻領衣,足穿長靴的異民族人物形象更為多見。特別是牽馬、牽駝的胡俑,其造型樣式直接傳承於北朝胡俑,足證這一時代各民族之間的友好往來十分頻繁。那些載物牽駝的馬伕駝夫胡俑,載歌載舞的駱駝載樂俑,可能表現的正是跋涉於絲綢之路上的波斯、西域等西方客商和流寓長安、洛陽等城市經商的胡人。出土物中還見有一種黑身卷髮,紅唇白眼的表現黑人形象的俑,被當時文獻記載為「崑崙奴」,是唐代與非洲東岸各地往來的歷史見證。這些胡俑的形象應該是根據當時常見的胡人突出的特點塑造的。因此對研究唐代不同民族的社會生活習俗、輿服制度及造型藝術都有重要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