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的家國情懷,不僅表現在他的報紙社評中,表現在他的武俠小說裡,也表現在他的實際生活及其社會活動中。
  早在1949年,他就曾發表過《從國際法論中國人民在海外的產權》等重要論文,為新中國政府繼承前政府在海外產權找到了充分的國際法依據。
  1973年,金庸以記者身份赴台灣訪問,會見嚴家淦、蔣經國等台灣政要。1979年又赴台北參加「國建會」。1981年全家回中國內地訪問,會見內地最高領導人鄧小平。1984年再赴北京,會見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
  1985年,他應邀擔任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進而被任命為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政治體制」小組港方負責人。此後幾年間,為香港政治體制的合理設計及香港的平穩過渡付出了極大的辛勞。他所提出的基本法中政治體制「主流方案」在香港有較大爭議,被認為是過分保守,甚至引起軒然大波──有香港輿論指金庸有出賣港人之嫌疑……。但金庸始終堅信政治是理想和多方現實利益之妥協,發表《平心靜氣談政制》等文章。
  雖然他於1989年宣佈辭去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和咨詢委員的職務,金庸的政治活動卻並未因此改變或中斷。1992年在牛津大學發表《香港和中國:1997及其後五年》的重要演講。1993年發表長篇政論《功能選舉的突變》,抨擊末任英國港督彭定康提出的政改方案。同年又赴北京,會見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為香港的回歸及平穩過渡獻計獻策。
  金庸向來十分關心香港的前途,關心祖國的政情。近幾十年來,金庸為此常常奔波於海峽兩岸之間,貢獻其寶貴心力。

1981年金庸會見內地最高領導人鄧小平。鄧小平當年曾對金庸說:「你的小說我讀過,我們已經是老朋友了。」

小知識

《明報月刊》創刊於1966年,金庸至今仍為《明報月刊》的顧問之一。

 

《明報月刊》創刊於1966年,金庸至今仍為《明報月刊》的顧問之一。
1981年金庸會見內地最高領導人鄧小平。鄧小平當年曾對金庸說:「你的小說我讀過,我們已經是老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