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分子積極參與戲劇活動
  眾多的知識分子從事或參與戲劇活動,是元雜劇繁榮的一個重要條件。
  元人鍾嗣成的《錄鬼簿》中著錄雜劇作家152人,嗣後《錄鬼簿續編》又錄元明之際的雜劇作家71人,兩書合計223人。這個數字當不完備,但估計不會遺漏著名的作家。鍾嗣成序言中說,當時作家中大都是門第卑微或職位不高的知識分子;這是由當時特殊的社會、政治原因決定的。

科舉不振,仕途渺茫
  元代知識份子,特別是漢族的知識份子,地位境遇急劇下降。元初科舉廢行,後來恢復,卻又時行時廢,這種政策給漢族知識份子帶來的結果,是缺乏仕進之路或者是「職位不振」。元代雖不廢府學、縣學、國子學,並實行舉擢,但儒學生員能夠自各類學堂選舉以得官的,為數極少。
  元代這種歧視漢族知識分子的政策,促使其中一部分人去從事向被視為「卑微」的戲曲活動,有的還成為樂工。《元史·禮樂志》載:至元三年,「籍近畿儒戶三百八十四人為樂工」。總之,元代知識分子的遭際和雜劇大盛有著因果關係。知識分子在仕途上的不幸命運,恰恰成為雜劇興旺發達的一個重要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