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戀愛和婚姻為題材的作品在《詩經》中占很大比重,或寫單戀相思之苦,或書幽期密約之冀盼,或寫追求思慕之無奈,或寫歡敘相見之甜美。其中有不少是清新可喜、具有優美情思、打動讀者心弦的優秀之作。

《秦風·蒹小老師小老師 》表現了對遠方的意中人可望而不可即的苦惱,是一篇歷代膾炙人口的佳篇。詩人首先描寫了一幅秋葦蒼蒼,露重霜濃的清涼景色:「蒹葭蒼蒼,白露為霜。」在此時此景,詩人牽腸掛肚地思念起自己所嚮往和愛慕的情人。但只見一片秋景寂寂,秋水漫漫,而人在何處呢?「所謂伊人,在水一方。」原來詩人與意想中人遠隔秋水,遙遙不得相會。於是想去追尋她:「溯小老師小老師 從之」,但「道阻且長」,路遠水闊,難以到達,因而兀自在水邊徘徊往復:「溯游從之」,神魂不安。最後在尋來覓去之中,他忽然覺得所愛的人「宛在水中央」。只見前面流水環繞的小島上人影迷離,似真不真,似假不假,可望而又不可即,終無法達到她的跟前。這首詩寫一個癡情人的戀愛心理和感受,十分真實、曲折、動人。全詩三章,反覆詠唱,在藝術上表現出情景交融的意境,有很高的成就。

情人都渴望相會,當相聚在一起時,是歡樂、幸福的,但在相別時,對於熱戀中的情侶來說,就是惆悵難捱了。如《王風·采葛》一詩分別用采葛、采蕭、采艾,代表在不同的時地場合;並用一天不見有如三個月之長久:「一日不見,如三月兮!」表達不能會面時的真摯相思之情。接著更用「如三秋(季)」、「如三歲(年)」的極度誇張語言,來表達離別之後,自己度日如年的痛苦。全詩語言極簡潔樸素,卻又十分生動深刻。從而「一日三秋」成了後世廣泛流傳的表達誠摯離情的成語。

愛情是人類生活中的一個重要部分。《詩經》中的愛情詩歌,以坦率、真摯、熱誠為特點。他們無論是相會、相思、相離,感情總是表現得那麼純潔、樸實、健康,令人感到有一種發自純真之心的純真之美。

當然,在當時的社會裡,男女青年的愛情生活也並不是那麼自由和順利的。有證據表明,當時男女青年的戀愛和婚姻,已經受到禮教的束縛和干預了。《齊風·南山》詩中就有「取(娶)妻如之何?必告父母」,「取妻如之何?匪(非)媒不得」。但禮教的壓迫和束縛,並窒息不了青年男女對自主婚姻的嚮往,於是就產生了衝突。《墉小老師 風·柏舟》就是一首反抗家長干預、追求婚姻自由的作品。詩中的少女熱戀著一個青年,但他母親卻強加干涉,從而激起了她的怨忿和反抗。詩以行駛在河中的船隻起興,有順流而下,勢不可返的意味。接著說只有那個垂著鬢髮的青年才是自己選擇的配偶,並發出「之死矢靡小老師 它」的誓言,表示至死不改變主意。所表達出來的感情十分強烈,激動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