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中,有一批具有鮮明時代特點和民族特點的祭祀詩。

祭神頌神雖是古代社會普遍的信仰和活動,但由於宗教又有「奉神而治人」的特殊功用,因而更為王朝統治者所重視和利用,列祭祀之事為國之大典。《詩經》中的《三頌》主要就是用於王朝祭祀的詩。周人把祭天和敬祖置於同等地位,把祖先的亡靈視為本民族的保護神,反映了宗法制社會將宗教倫理化的特點。同時還反映出周人代殷以後,在宗教天命觀上的某些新變化。

周人代殷以後,雖並未脫離君權神授的「天命」說教,但他們吸取了殷王朝之所以滅亡的教訓,開始對所謂「天命」作出限定,那就是將「德」引入對「天命」的理解,即所謂「天命靡(無)常,唯德是輔」,就是說天之降命也是有條件的,它只保佑有「德」之人。《周頌》中的《清廟》、《維天之命》、《時邁》等詩,無不在頌天的同時,而強調文王的「懿德」,並一再強調「敬德」對保國延祚的重要性。這是周王朝的宗教新意識,也是中國早期「德治」政治思想的萌芽。

《詩經》的祭祀詩中,有一部分是屬於祭方社(土地神)、祀田祖(農神),祈甘雨、慶豐收的詩,如《周頌》中的《臣工》、《噫嘻》《豐年》,大小《雅》中的《楚茨》、《信南山》、《大田》等。它們寫祭事,但也反映了古時耕耘、播種、收穫、貯藏,以及有關的禮俗和農田管理制度等。另外,《大雅》中的《楚茨》、《信南山》等詩,則以較長的篇幅,極為細緻地描述了諸多農事祭典活動的場景。這些詩歌氣氛肅穆莊重,在虔誠的宗教感情中,透露出對宗族興旺、國力強盛和對幸福安康生活的憧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