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南桃花記

文/作者:梁秋容             

攝影:劉軍英、劉述先、柳忠民、黃海凌

藏族人民的母親河——雅魯藏布江,這條神奇的大河從世界的第三極走來,以摧枯拉朽的氣勢,洶湧澎湃的力量,在喜馬拉雅高原孕育了藏族人民燦爛輝煌的文化,更以她的溫潤滋養著雪域高原的萬物。而強勁的印度洋暖濕氣流在東南季風的作用下沿著雅魯藏布江大峽谷一路北上,將充沛的雨水不斷的灑在這片敦巴辛饒佛護佑的土地,得天獨厚的氣候和地理造就了林芝這塊藏南福地。

古有桃花源記,武陵漁夫「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漁人甚異之。復前行,欲窮其林。」 三月的藏南林芝,是春色斑斕的煙雨江南,高大的野桃隨地而生,漫山遍野,鋪天蓋地,就恍如那世外桃源。是否有人記錄過這一域桃林的歷史不得而知,但人們對它的解讀從未停止過。

這裡的美好,與南方的三月芳菲截然不同,一派藏域江南獨有的景象。「溪邊十里五里花,雲外三峰兩峰雪」,在巍巍雪峰下,一叢叢、一片片的野桃花艷若朝霞、粲似朱丹,開的洋洋灑灑、張揚任性。尤其細雨霏霏、輕霧漫漫中,花色也婉約柔美、輕靈素雅,卻仍從骨子裡帶著高原的雄渾和雪域驕傲的氣勢,兩種極端的氣質竟奇妙的融合。

然而這裡畢竟是垂直海拔的高原之地,這裡的桃樹比其它地方桃樹的生長要沉重很多。雪山映照下的高山野桃樹,盛開的浪漫而恣意,卻也冷冽而孤寂,遒勁枝桿上的斑駁乾裂,刻下歲月的痕跡,壯麗如同古戰士。他們就那樣漫生在這片土地上,難以想像的碩大而古老,任憑風霜乾旱洪澇的洗禮,在這原本缺失明媚的春光裡,用盡一切力量,厚積,勃發,每一株都帶著煢煢孑立的不羈與孤傲,無需孤芳自賞,只為生長,並與天地輪迴。

數百年來,它們一直和藏民族的祖祖輩輩一起天生天長、相依相伴,它們的身上蘊藏著幾百年的不朽頑強,同時又孕育著新生命的燦爛輝煌,這是最吉祥幸福的象徵。配以經幡、瑪尼堆、寺廟、佛塔這些藏教文化的經典,更增添一種震撼力,目之所及,扣人心弦。在這片土地上,桃花融進了藏文化的經典裡,成為一種永恆。

桃花源也許永遠是正直而失落者的追求目標,它是一個美夢,是一個精神樂園,是一種意境,是一種理想。而在這片獨有的雪域,巍巍雪峰映襯下,灼灼桃花掩映間,閒適的小村靜靜的躺在群山懷抱,繁茂的青稞搖曳在蔥鬱的田野,古樸的藏民居炊煙裊裊,五彩經幡獵獵吟唱著梵音佛樂。這個世界是安詳的、純淨的,萬物是奇妙的、協調的,彷彿天地凝結,大音希聲、大象希形不過如是,而也許這就是人們心中期盼的仙境,就是人們心中嚮往的淨土。

 


藏南桃花-攝於波密縣崗鄉

藏南桃花-攝於雅魯藏布大峽谷

藏南桃花-林芝米林南伊鄉

藏南桃花-攝於波密縣傾多鄉

藏南桃花-波密崗鄉雲杉保護區

藏南桃花-波密縣傾多鄉

藏南桃花-波密縣崗鄉雲杉保護區

藏南桃花-雅魯藏布大峽谷索松村

藏南桃花-波密縣嘎朗村

藏南桃花-波密縣嘎朗村

林芝桃花-西藏波密桃花溝

林芝桃花-西藏波密縣

林芝桃花-西藏波密縣城外

林芝桃花-西藏工布江達縣秀巴古堡

林芝桃花-西藏芒康縣,318國道旁的村莊

林芝桃花-西藏八宿縣,318國道旁吉達鄉

林芝桃花-西藏波密縣桃花溝

林芝桃花-西藏波密縣桃花溝

林芝桃花-西藏林芝地區米林縣

林芝桃花-西藏雅魯藏布大峽谷

川藏行西藏318國道旁工布江達縣的格薩爾古堡群

川藏行西藏米林縣306省道49公里段

川藏行西藏芒康如美村

川藏行西藏波密縣嘎朗村桃花溝

川藏行西藏波密縣嘎朗湖畔、桃花溝、卓拉村途中經幅

川藏行西藏波密縣嘎朗村桃花溝晨曦

川藏行西藏波密縣嘎朗村桃花溝

川藏行西藏波密县嘎朗村桃花沟晨曦

波密藏南桃花-波密傾多鄉

藏南桃花-波密县傾多乡

藏南桃花-波密縣傾多鄉

藏南桃花-波密縣傾多鄉寺院

藏南桃花-雅魯藏布大峽谷

藏南桃花-南迦帕瓦峰下-米林縣索松村

藏南桃花-嘎朗村的院落

藏南桃花-波密縣嘎朗村

藏南桃花-波密桃花溝

藏南桃花-波密桃花溝藏居

藏南桃花-攝於林芝米林

藏南桃花-攝於林芝米林

藏南桃花-攝於林芝米林

藏南桃花-雅魯藏布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