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道光《孟子聖迹圖‧列國尊賢》

  儒家的慈善思想來自儒學的「仁愛」價值觀,包括「民本」、「大同」、「義利」諸種思想觀念在內。

  「仁」是孔孟儒家思想的核心內容。仁就是愛人,可視為原始的古樸的人道主義觀念的闡發,為儒家慈善觀的形成奠定了理論基礎。

  孔子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將寬懷容人、恩惠助人等當作「仁」。孟子則更注重解人危難和救人性命,把愛護生命當作至仁,濫殺無辜當作非仁。從孔子的「仁者愛人」到孟子的「不忍人之心」,儒家的慈善思想理論逐漸豐富和完善。

  民本思想是儒家學說中的重要內容。孔子云: 「子為政,焉用殺?子欲善而民善矣。」(《論語‧顏淵》)又云: 「修己以安百姓。」(《論語‧憲問》), 「節用愛人」。孟子明確主張:「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孟子‧梁惠王上》)。荀子則更進一步提出:「君者,舟也,庶人,水也;水則載舟,水則覆舟」(《荀子‧王制》)。儒學中這種民為邦本的思想,反映到社會慈善觀方面,就是主張君主要「惠民」,實施仁政。這種思想推及於社會生活,便成為歷代王朝統治者實行種種惠民政策的文化基礎和思想淵源。

  大同思想亦是儒家學說體系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大同思想的形成,與孔子主張財富均分,反對貧富懸殊有關。《論語‧季氏》云:「聞有國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蓋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在孔子看來,一個安定和諧的社會,財物分配平均是最重要的,物同一體,無貧富差別,人人才會和睦相處,才可以讓「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論語‧公冶長》)。這也許就是孔子對大同之世的最初設想。後來,他又具體描繪了令世人心馳神往的大同世界:「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禮記‧禮運篇》)稍後,孟子也提出了一個「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則百姓親睦」(《孟子‧滕文公上》)的理想社會,它與孔子的「大同」之說交相輝映,一起構成儒家大同思想的精華內容。這種「天下為公」的大同思想,對中國歷史上的思想界影響極其深遠。

  義利觀也是儒家文化中慈善思想的一個方面。《論語‧里仁》:「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又言:「君子義以為上。」真君子往往能在道德與利益之間做出無私的選擇,進而超越眼前的利益而成為道德的典範,有謂是:「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正是受儒家義利觀的熏陶,古代一些儒者都重義輕利,不言名利,孜孜致力於開展救困扶危的慈善事業。這也使得後來者在義和利間抉擇時,無不敦誠信義,捨利而取義。如明清時期,不少商人自幼習儒,不以利害義,在經商致富之後,常常樂輸善資,成為「儒商」。這一時期,在徽商、晉商等著名商幫中,都有這樣一批好善而尚義的儒商,捨財捐資創辦起會館、行會為貧病的同鄉進行慈善救濟,或報效社會,積極參與災荒賑濟,推動了民間慈善事業的發展。